我要在祖屋守住家族的根

清嘉庆年间,骆秉章的祖辈从花县迁居佛山,后一直居住在东华里。如今骆秉章后人仍居住在故居,坚守家业。

走进颇具小资情调的佛山岭南新天地,穿过既保留岭南建筑韵味,又加以翻新和修饰的街巷和建筑,记者随着佛山民间学者张杰奎来到福贤路找到东华里,穿过幽静的麻石街,敲开了骆家厚重的实木大门,迎接记者的是骆秉章第五代玄孙骆筠郿。

走进骆家大屋,与巷外的繁华喧闹俨然成两个世界。80岁的骆筠郿曾是一名老师,如今与老伴退休在家,坚守着老宅。骆筠郿说她的家族世世代代都居住在东华里,至今已超过百年,“骆家大宅当年有500多平方米,是四进式,一进比一进高,阳光能照进每一进,楹联又能挡住北风,真的是冬暖夏凉,十分舒服。我们还有一个大花园,但是经过

记者看到,骆家大宅虽然只剩下两进,却仍十分壮观。骆筠郿现在住的是原骆氏宅第的第三进,因为在大厅里供奉着神阖,所以又叫神厅,神屋顶高7米,三房一厅的格局仍然显得十分宽敞,雕着精美镂花的木屏风,将大厅跟里屋隔开。身着清代总督服装的太公骆秉章的照片挂在墙上。

据骆筠郿回忆,家族里男女分开居住和吃饭,男的在第二进的龙舞厅吃饭,女眷都在第三进神厅吃饭,“那时候还封建,尤其是大家族,更加注重这些。”骆筠郿回忆道,她的太婆在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的丈夫长成什么样子,“因为那时候物理试验室房子没有窗,很黑。女眷也不能直视自己的丈夫,太公早出晚归,太婆也没机会见到他,所以直到生第二个孩子了,还没看清过太公,现在说起来感觉很不可思议吧,但那时候就是这样的,尤其是大家族。”

那时候骆家因为骆秉章的关系是佛山数一数二的大家族,“祖辈的小家庭都住在这里,太太公教导后辈们,公正廉明,最重要是以孝为先,所以大宅子里即使住了100多人也能和谐共处,从来没有吵架的事情发生。”骆筠郿记得,土地改革的时候,她的祖母因为曾经收过出租土地的租金而被认为是地主,并且受到批斗,要参加劳动改造,“但是祖母太老了,我母亲就挺身而出代替祖母去参加劳动,原本是个半文艺复兴庄园步都不出门的小姐,要提着水桶和扫把打扫街道,母亲也没半句怨言,就是以孝为先。”

骆筠郿表示,因为祖辈教导有方,骆家后人都像骆秉章一样,而且十分孝顺,如今后代很兴旺,有在美国的、加拿大的,还有很多人解放之前就去了香港发展。但是她希望自己能够坚守祖屋,守住自己的根。即使儿女已搬出东华里各自成家立业,骆筠郿和丈夫仍坚守祖屋,屋子摆设仍按旧时习惯。“这祖屋有近两百年的历史了,在最艰苦的抗日时期、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ywfmobil.com/fpf/4.html